欢迎访问!
香港挂牌图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香港挂牌图 > 正文

百年“红楼”正青春

发布日期: 2021-09-16浏览次数:

  北大红楼屹立于北京东城区五四大街29号,作为新文化运动的重要营垒、五四运动的策源地和中国的重要发祥地之一,更屹立于中国人的集体记忆中。

  它方正、利落的线条,红砖红瓦铺就的暖色调,容易让人在这灰秃秃的北京冬季,尤其在西伯利亚南下的寒潮中,想到些温暖甚至炽热的词语——那是青春绘就的色彩,也是属于百年前青年人的荣光。

  北大红楼又被称为“北京大学第一院”,当时是北京大学文科、校部、图书馆所在地。据北京大学校史馆副研究员杨琥说,它是当时这一带最高、最宏伟的建筑。“北大的整顿,自文科起”,北大正处于破旧立新的激荡之中,香港白小姐波色生肖诗,洪水般涌入的新思潮、军阀更迭的动荡政局撞上充满理想主义血气方刚的青年师生,注定了北大红楼会是那个时代的焦点。

  最引人注目的,当属这两处:一是红楼二层的国文教员休息室,又被戏称为“群言堂”,取“群居终日言不及义”语;另一处则是一层东南角的图书馆主任室,即李大钊的办公室,被称“饱无堂”,取“饱食终日无所用心”语。据罗家伦回忆,每到下午3点以后,这两个房间都是满的,“在这两个地方,无师生之别,也没有客气及礼节等一套,大家到来大家就辩,大家提出问题来大家互相问难……总以讨论尽兴为止”。

  倘若身处1918年的北大红楼,你或许能听到学生在谈论鲁迅的《狂人日记》,这是当时发表于《新青年》的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部白话小说,也是一篇彻底的反封建“宣言”。而对《新青年》呼吁政治改革不太“感冒”的新潮社成员或正热烈讨论《新潮》月刊的创办,他们主张宣传文艺思想、人道主义,并将该刊物的英文译名定为“TheRenaissance”(注:文艺复兴),足可见这些年轻人的“雄心”与“壮志”。

  走到一层的图书馆主任办公室,你或能看到青年学生正在和29岁的李大钊讨论十月革命的胜利,而在当时,谈论马克思主义还是很“摩登”的事情。这年10月初来乍到、在图书馆阅览室工作的,常和一名学生讨论无政府主义和它在中国的前景。后来,回忆,“我在李大钊手下,在国立北京大学当图书馆助理员的时候,就迅速朝着马克思主义的方向发展”。

  自由之风气之下,这群年轻人心怀大义,公然鄙夷抨击着蝇营狗苟、精致利己……所谓不破不立、不辩不明,时代新声在这里汇集、碰撞、争执,国家、民族的未来轮廓早已显迹于青年人的日常。

  回望历史,北大红楼成为中国现代史上李大钊、陈独秀、最早传播马克思主义和民主科学进步思想的重要场所,可以说偶然中有必然。

  “无论当时的这些年轻人信仰什么主义、哪种思潮,但都是寻找国家的出路,底色是一样的,那就是爱国主义。”北京鲁迅博物馆(新文化运动纪念馆)陈列展览部主任陈翔说。

  或许他们会为不同的主张争得面红耳赤,但在“爱国”这件事上,他们站在了一起。从北大红楼后面的操场集合出发,拉开了五四运动的帷幕。

  “五四”当天流传的这则《北京全体学界通告》虽仅百余字,期间的国仇家恨以及拳拳爱国心,期间的铮铮铁骨和青年血性,至今读来,仍觉心潮澎湃。

  经过“五四运动”洗礼,越来越多中国先进分子集合在马克思主义旗帜下。杨琥介绍,自1920年10月起,李大钊先后在北大史学系、政治学系等系开设“唯物史观”“社会主义与社会运动”等课程,开中国大学讲授马克思主义理论课程之先河。学的人多了,此前在北大红楼秘密成立的马克思学说研究会也走到“明处”,在1921年11月17日的《北京大学日刊》上公开宣布成立马克思学说研究会,这也是中国最早研究和宣传马克思主义的社团。而北大红楼,也成为中国最早传播马克思主义的主要阵地。

  但据朱务善在《回忆北大马克斯(思)学说研究会》一文中回忆,在这一时期,一方面资产阶级右翼代表如胡适之流对宣传马克思主义深表不满,另一方面“梁启超、张东荪这一班人……叫嚷什么中国产业不发达,谈不到社会主义”。

  于是,一场为期两天的大辩论就此在红楼展开,辩论题目就是“社会主义是否适宜中国”,由李大钊作为评判员。

  参加辩论的人很多,都是北京各大学及专门学校的师生,最后“连座位都没有了,很多人还拥挤在教室外面听”。两方辩论结束后,大家都想听一听李大钊的结论,一时满场俱寂。

  “李大钊说话声音不大,又很平静,表现出一种高度自信心与坚定性,最能吸引听众的注意,使人悦服。”朱务善文中回忆道,有位反对社会主义的北大学生最后对他说,“李先生以唯物史观的观点论社会主义之必然到来,真是一针见血之论,使我们再也没话可说。”此后不久,马克思学说研究会成员竟增加到数十人之多,同时其他各专校也成立了这样的研究会。

  “这可以说是最初的‘理论自信’。”北京鲁迅博物馆(新文化运动纪念馆)文物资料保管部副主任刘静说,“正是因为李大钊等人对马克思主义的自信和坚定,才能去说服别人,才能最终让北大红楼里的马克思主义火种成为星星之火,终成燎原之势。”

  1920年,南陈北李,首创组织。1921年7月,中国正式成立,开天辟地。建党百年来,中国实现了从站起来到富起来的飞跃,正在向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迈进。

  北京鲁迅博物馆(新文化运动纪念馆)办公室主任马海亭介绍,自2019年始,大批青年涌入北大红楼,“不只是成倍增长,应该说是几何级数增长”,不少青年党(团)员在这里重温入党(团)誓词,有香港学生在参观完红楼后说“我也要考北大”。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北大红楼屹立于北京东城区五四大街29号,作为新文化运动的重要营垒、五四运动的策源地和中国的重要发祥地之一,更屹立于中国人的集体记忆中。

  它方正、利落的线条,红砖红瓦铺就的暖色调,容易让人在这灰秃秃的北京冬季,尤其在西伯利亚南下的寒潮中,想到些温暖甚至炽热的词语——那是青春绘就的色彩,也是属于百年前青年人的荣光。

  北大红楼又被称为“北京大学第一院”,当时是北京大学文科、校部、图书馆所在地。据北京大学校史馆副研究员杨琥说,它是当时这一带最高、最宏伟的建筑。“北大的整顿,自文科起”,北大正处于破旧立新的激荡之中,洪水般涌入的新思潮、军阀更迭的动荡政局撞上充满理想主义血气方刚的青年师生,注定了北大红楼会是那个时代的焦点。

  最引人注目的,当属这两处:一是红楼二层的国文教员休息室,又被戏称为“群言堂”,取“群居终日言不及义”语;另一处则是一层东南角的图书馆主任室,即李大钊的办公室,被称“饱无堂”,取“饱食终日无所用心”语。据罗家伦回忆,每到下午3点以后,这两个房间都是满的,“在这两个地方,无师生之别,也没有客气及礼节等一套,大家到来大家就辩,大家提出问题来大家互相问难……总以讨论尽兴为止”。

  倘若身处1918年的北大红楼,你或许能听到学生在谈论鲁迅的《狂人日记》,这是当时发表于《新青年》的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部白话小说,也是一篇彻底的反封建“宣言”。而对《新青年》呼吁政治改革不太“感冒”的新潮社成员或正热烈讨论《新潮》月刊的创办,他们主张宣传文艺思想、人道主义,并将该刊物的英文译名定为“TheRenaissance”(注:文艺复兴),足可见这些年轻人的“雄心”与“壮志”。

  走到一层的图书馆主任办公室,你或能看到青年学生正在和29岁的李大钊讨论十月革命的胜利,而在当时,谈论马克思主义还是很“摩登”的事情。这年10月初来乍到、在图书馆阅览室工作的,常和一名学生讨论无政府主义和它在中国的前景。后来,回忆,“我在李大钊手下,在国立北京大学当图书馆助理员的时候,就迅速朝着马克思主义的方向发展”。

  自由之风气之下,这群年轻人心怀大义,公然鄙夷抨击着蝇营狗苟、精致利己……所谓不破不立、不辩不明,时代新声在这里汇集、碰撞、争执,国家、民族的未来轮廓早已显迹于青年人的日常。

  回望历史,北大红楼成为中国现代史上李大钊、陈独秀、最早传播马克思主义和民主科学进步思想的重要场所,可以说偶然中有必然。

  “无论当时的这些年轻人信仰什么主义、哪种思潮,但都是寻找国家的出路,底色是一样的,那就是爱国主义。”北京鲁迅博物馆(新文化运动纪念馆)陈列展览部主任陈翔说。

  或许他们会为不同的主张争得面红耳赤,但在“爱国”这件事上,他们站在了一起。从北大红楼后面的操场集合出发,拉开了五四运动的帷幕。

  “五四”当天流传的这则《北京全体学界通告》虽仅百余字,期间的国仇家恨以及拳拳爱国心,期间的铮铮铁骨和青年血性,至今读来,仍觉心潮澎湃。

  经过“五四运动”洗礼,越来越多中国先进分子集合在马克思主义旗帜下。杨琥介绍,自1920年10月起,李大钊先后在北大史学系、政治学系等系开设“唯物史观”“社会主义与社会运动”等课程,开中国大学讲授马克思主义理论课程之先河。学的人多了,此前在北大红楼秘密成立的马克思学说研究会也走到“明处”,在1921年11月17日的《北京大学日刊》上公开宣布成立马克思学说研究会,这也是中国最早研究和宣传马克思主义的社团。而北大红楼,也成为中国最早传播马克思主义的主要阵地。

  但据朱务善在《回忆北大马克斯(思)学说研究会》一文中回忆,在这一时期,一方面资产阶级右翼代表如胡适之流对宣传马克思主义深表不满,另一方面“梁启超、张东荪这一班人……叫嚷什么中国产业不发达,谈不到社会主义”。

  于是,一场为期两天的大辩论就此在红楼展开,辩论题目就是“社会主义是否适宜中国”,由李大钊作为评判员。

  参加辩论的人很多,都是北京各大学及专门学校的师生,最后“连座位都没有了,很多人还拥挤在教室外面听”。两方辩论结束后,大家都想听一听李大钊的结论,一时满场俱寂。

  “李大钊说话声音不大,又很平静,表现出一种高度自信心与坚定性,最能吸引听众的注意,使人悦服。”朱务善文中回忆道,有位反对社会主义的北大学生最后对他说,“李先生以唯物史观的观点论社会主义之必然到来,真是一针见血之论,使我们再也没话可说。”此后不久,马克思学说研究会成员竟增加到数十人之多,同时其他各专校也成立了这样的研究会。

  “这可以说是最初的‘理论自信’。”北京鲁迅博物馆(新文化运动纪念馆)文物资料保管部副主任刘静说,“正是因为李大钊等人对马克思主义的自信和坚定,才能去说服别人,才能最终让北大红楼里的马克思主义火种成为星星之火,终成燎原之势。”

  1920年,南陈北李,首创组织。1921年7月,中国正式成立,开天辟地。建党百年来,中国实现了从站起来到富起来的飞跃,正在向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迈进。

  北京鲁迅博物馆(新文化运动纪念馆)办公室主任马海亭介绍,自2019年始,大批青年涌入北大红楼,“不只是成倍增长,应该说是几何级数增长”,不少青年党(团)员在这里重温入党(团)誓词,有香港学生在参观完红楼后说“我也要考北大”。